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玖玖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欢田喜地最新章节

第一卷 瑞雪兆丰年 第四十四章 荷花依依不舍【三千四和三千六加更】强烈求粉红!!!

欢田喜地 | 作者:无名指的束缚 | 更新时间:2019-01-27 14:24:21
推荐阅读:极品透视医品宗师重生在顺治末年超级宠兽系统超级大农民官场之风流人生我的阴阳招魂灯绝品天医武逆冠盖满京华
    第四十四章荷花依依不舍【三千四和三千六加更】强烈求粉红!!!

    第三更分量很足哦~足足六千字,亲们看在小无这么辛勤的份儿上,有粉红一定要给我们小荷花哦~一定要帮小无保住第二位呢,第二的话下月日更九千哦~

    =======》《=====分割线=====》《=======

    祝永鑫鞋都没顾上穿就冲过去,一把抓住老四的肩头问:“咋了,爹娘咋了?你倒是说话啊”

    祝老四的肩头被他捏得骨头都要碎了,好不容易喘匀了气儿赶紧嚷道:“爹娘没事,哥,你赶紧撒手,肩膀头子要被你抓下来了……”

    祝永鑫听说爹娘没事,这才猛地松手气得骂道:“那你跑的恁急干啥,去投胎啊”

    “大、大姐回、回来归宁……”祝老四喘着气都掩不住满脸的喜气儿,当初祝大姐出嫁的时候,荷花和博宁都还没出生,茉莉还是个不记事的奶娃娃,掐指头算算竟然都已经七八年没回过家,怎么能不让祝老四欣喜若狂,要知道当初家里孩子多,他从出生就是大姐带着,给他穿衣喂饭,背着他到各处去玩儿,哄他睡觉,病了也是大姐陪在身边,这会儿见到大姐回来,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欢喜的炸开了似的。

    祝永鑫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弄得怔住了,就觉得刚才喝下肚的酒气都在往头上涌,一时间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才好。

    方氏从席子上起来,拎着他的鞋过去给他穿上道:“大姐回来了还不赶紧过去看看,这咋一个两个的都傻了似的?”

    “是是”祝永鑫回过神来拔脚就走,祝老四也忙追了出去。

    方氏看着他俩这样不由得好笑,给几个孩子都换了干净体面的衣裳,拢平整头发,自己也换了件儿过节才穿的褂子,这才抱着栓子领着孩子们过去。

    进门就见杨氏正跟祝大姐抱着哭,梅子在旁边一边儿劝一边儿自己抹眼泪,祝老四也红了眼圈在旁边站着,其余人都闷声不响地在旁边,也不知到底是咋回事。

    她上前去道:“大姐,我领着你几个侄儿侄女来给你看看。”

    祝大姐这才抬起头来,叫了声弟妹就又开始抽噎。

    博荣当年已经记事,隐约还记得祝大姐的模样,忙叫了声:“大姑。”后头几个小的也都跟着叫了人,连栓子也极其给面子地吐出含混的噗噗两声。

    荷花赶紧说:“小弟这是叫姑姑呢,他没长牙嘴漏风,平时管小姑也叫噗噗。”【文昌书院每天最快更新】

    祝大姐看到栓子就眼睛一亮,伸手从方氏怀里接过去道:“这是最小的侄儿?”逗弄着栓子见他非但不认生,还冲自己笑得开心,不由得心里喜欢,往身上摸摸没找到东西,就直接从腕子上褪下赤金的一个钏儿,套在栓子藕节儿似的小胖胳膊上,“这是大姑给的见面礼。”

    方氏见状忙要给摘下来道:“大姐,这可使不得,这么小的娃儿,给恁贵重的东西咋像话。”

    祝大姐把栓子往自己怀里一带说:“我疼我自个儿的侄儿你也要说?这是给我侄儿的,可不许你管。”

    杨氏这会儿也抹着眼泪说:“你大姐给了就拿着吧”

    方氏见状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一叠声地道谢。

    荷花站在一旁打量着祝大姐,刚才听方氏说她比祝老大晚两年,那就应该是三十多快四十的年纪了,虽说打扮得比乡下地方妇人强上许多,但是脂粉却掩不住蜡黄中透着黑气的脸色,眉宇一直习惯性地蹙着,盛着说不清的愁绪似的,眉眼瞧着跟梅子有几分相似,想来以前也是个美人坯子。不过最让荷花奇怪的是她的发型,发髻梳得歪在左边,空荡荡的没有半点饰物,而发簪和头饰都是戴在右边的,从后面看过去,一边金光璀璨,另一边漆黑一片,煞是稀奇。

    荷花这边还正端详着,在心里琢磨难道是城里的新流行不成?

    那边的刘氏看着栓子手上的金钏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把芍药使劲儿地往前推道:“芍药,赶紧叫人,这是你大姑。”又对祝大姐陪笑道,“她大姑,你出门子的时候我还没进门,咱们这还是头一回见,喏,这个是你侄女儿,小名叫芍药。”

    芍药身子扭来扭去,就想脱身出去继续吃饭,但是被刘氏掐着怎么也脱不开身,急得嘴里哼唧哼唧就是不叫人。

    刘氏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道:“你这孩子咋不懂事呢,你大姑这么多年没回来,看着人家在跟献殷勤,你也不会过去亲近亲近?”

    芍药顿时哇哇大哭,祝大姐皱眉道:“老三家的,你这是要做啥,好好的你打孩子干啥?”

    杨氏也不乐意道:“赶紧把芍药抱回去,你在哪儿都添乱,等出了五月,赶紧给你家起了房子搬出去,我眼不见心不烦。”

    刘氏在祝大姐面前让杨氏说了个没脸,顿时就不依不饶地哭道:“婆婆,我跟大姐第一次见面,你就当面给我没脸,说这话那让人大姐以后咋想我?”

    祝大姐毕竟是出去见过世面的人,虽说一脸的苦相可瞪起眼来却是气势十足,直接斥道:“脸是自己要的,不是别人给的,你自个儿都豁出去脸了,难道别人还上赶着给你脸不成?我这会儿是回娘家来,不是投奔兄弟,用不着你在旁边殷勤。我倒是想问问老三,你媳妇平时是咋管教的?当着我的面儿都这样,平时在家还不得给爹娘甩脸子看?”【文昌书院每天最快更新】

    祝家老祝头脾气凶暴,杨氏喜欢合稀泥,祝老大又是个闷葫芦,以往底下几个弟妹就都是祝大姐管教起来的,她嫁给个商人去做了几年管家娘子,如今说话做事都透着气场,顿时就把老三和刘氏镇住不敢说话。

    祝大姐又朝刘氏瞥了一眼冷冷地说:“娘让你抱着孩子回屋你耳朵聋了?”

    刘氏被骂得不敢哭出声来,抱着芍药一路抹着眼泪回了屋,把房门摔得山响。

    祝老三的眼睛就不自觉地一直往自家屋里瞟,双手扶着膝盖似乎想过去看看媳妇,但是回头看见祝大姐在瞪他,顿时端端正正地坐稳当不敢乱动弹。

    祝大姐这才收回了犀利的目光,朝李氏和方氏的脸上扫了一眼,对杨氏道:“娘,我早就说你性子太软和,爹又是个撒手不管的,看你把媳妇惯成个啥样子?”

    方氏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李氏却再也忍不住,她毕竟是做大嫂的,而祝大姐对她跟对两个弟媳的态度都没个两样,自家的两个儿子上前叫人她也没啥表示,反倒是抱着老2家的栓子不撒手,还一出手就是个赤金的钏子,不过她没有刘氏那么傻到直眉瞪眼地说话不中听,而是笑着道:“她大姑,这回咋自个儿回来了?姑爷呢?也没带孩子回来给我们瞧瞧,爹娘逢年过节就念叨着你呢”

    祝大姐朝李氏头上扫了一眼,冷笑着说:“别人问这句话算不得毛病,偏生你问就是个不安好心的,你这满头珠翠的,会不知道我歪梳发髻头面戴一边是和离的妇人?明知故问你存的是什么龌蹉心思?”

    此言一出全家哗然,李氏脸上粉扑的厚一时间瞧不出面色,但是杨氏已经惊得三魂少了七魄,一把抓住祝大姐的手问:“和、和离?这,这到底是咋了啊?”

    祝大姐感觉到自己老娘双手冰冷而颤抖,忙用力回握住她的手道:“娘,不怪别人,都怪我自个儿,生不出个娃儿来,男人要纳妾我心里还难受,干脆就好合好散,让他再娶一个,好歹以后生了娃儿也是个嫡出,免得有个小妾做娘长大了让人瞧不起。”

    杨氏哪里还听得见后面说了啥,只听到祝大姐说生不出孩子,就已经觉得心窝子让人踹上了一脚,脸色惨白手脚发软,直接就瘫软在席子上。

    家里众人吓得赶紧把她放平,祝大姐一个劲儿地给她捋胸口顺气儿。

    杨氏半晌才缓过来,长出了一口气就哭道:“我这可怜的闺女啊”

    祝大姐也泪流满面,扑在杨氏怀里叫了声娘,二人又哭做一处。

    方氏站在一旁也忍不住开始抹眼泪,祝大姐跟她相处过几年,虽说性子泼辣些,但是为人很是讲理,处事公平,比杨氏反倒还要强上几分,二人原本的关系就还不错,这会儿见她为了不能生养弄到这般境况,也觉得心里酸楚。【文昌书院每天最快更新】

    老祝头等她们哭的差不多,这才用力咳嗽一声道:“好了,不就是和离了吗,你爹娘还有胳膊有腿能下地干活,你就安心在家住着就是,自家闺女我能生得我就能养得。”

    荷花没想到老祝头这个时候能说出这么给力的话,对他的印象顿时更上了一个台阶,不过再看李氏上翻的白眼,心道这个大姑住在家里,怕是也不会耳根子清闲。

    祝大姐听了老祝头的话,先也是一阵感动,不过止住眼泪之后,长吁一口气道:“爹娘,我自个儿手里有钱儿,我寻思着置办点儿地,再买个小院儿,把地租出去收租子的钱就够我自己吃喝了,之所以特意回家来,只不过是爹娘和兄弟都在这儿,有啥事儿有个照应,我以后也能伺候着你和我娘。”

    荷花闻言在心里点头,这个大姑是个明白人,若是跟着老祝头夫妇住着,不管是谁占了谁的便宜,李氏和刘氏都不会少磨嘴皮子,倒不如这样一开始就弄得清清楚楚,以后也少了麻烦。

    不过很显然,这么合情合理的一番话,老祝头却不以为然,反倒是火气上来嚷道:“自家又不是没地方,出去买的啥院子,让人瞧见说我老祝头不管闺女?”说罢起身背着手往外走,“就这么说定了,就住家里,哪儿都不许去”

    祝大姐有些瞠目结舌,看着老祝头出了院门才自嘲地笑笑说:“走了这么多年连爹是啥性子都不记得了,还跟他讲理,我这是自个儿找骂呢”

    “你爹就是那么个老犟驴的死德行,少搭理他,你想咋整就咋整,觉得咋舒心就咋来,用不着管他说啥”杨氏心疼闺女,拉着祝大姐的手哽咽着说,“在外头怕是没少受苦,回到家来就得过得舒舒坦坦的,不然咋叫回家。”

    祝大姐笑着说:“没事儿,买院子和地的事儿也不是一两日就能遇到合适的,我现在家住着,知道爹娘不想撵我出去,我心里老舒坦了”

    荷花听着祝大姐说话,觉得这才是正经地管家娘子的样子,事事都考虑的周全不说,说话也圆滑好听,该强硬的时候毫不客气,没一会儿功夫已经换了三四副面孔似的,她忍不住扯扯方氏的衣襟,等她弯腰下来搂着她脖子道:“娘,你瞧大姑这才是个正经的管家娘子样子,你该多学着些。”

    方氏闻言扑哧一声笑出来,还不等说话就听祝大姐问道:“咋了?”【文昌书院每天最快更新】

    “我家荷花这个小人精儿说,让我多跟大姐学着怎么当个管家娘子。”方氏弯腰抱起荷花笑着说。

    祝大姐闻言柳眉微挑,笑意中带着惊讶地问荷花道:“那你给大姑说说,管家娘子应该是个啥样子?”

    荷花没成想会被方氏推到前面去,这会儿人家问来了,只好硬着头皮说:“就是想啥事儿都周全,但是说话却要柔和留有余地,然后该硬气的时候硬气,知道该做啥,就做得利落爽快的……”

    “好孩子”祝大姐伸手接过荷花搂在怀里亲了一口,“你大姑这许多年学会的事儿,你恁小就都明白了”

    荷花赶紧道:“我、我也是听别人说书听来的,然后见大姑这样就跟那书里说的管家娘子似的,才学了舌出来,其实我也不懂的。”

    祝大姐释然地笑着说:“能看出来名堂就已经不简单了,难道还真指望你个几岁的娃儿懂得这些不成?”

    杨氏也笑着说:“你可别小瞧了咱家荷花,大小就伶俐,找人来算过说是菩萨面前的金莲托生,有大造化呢别的不说,今年开春一直不开化,天冷的嘎拔脆,荷花跟别人从农书上学来的什么育什么的,在家搭了两个草棚子,弄了两个炉子,愣是把蜀黍苗儿都发了出来,开春儿别人家还刚犁地,她家都已经挪了老高的苗儿进地里,如今已经长得老高。”

    祝大姐闻言,眼睛就锁在荷花身上挪不开了。

    荷花暗道不好,祝大姐可不如老祝头、杨氏还有自己爹娘那么好糊弄,自己以后可得收敛着些才好,想到这儿就挣开祝大姐的怀抱道:“大姑,我、我跟人说好一起去玩儿。”

    从杨氏院里出来,荷花才松了口气,抬头看天发现下午都过去了大半的样子,赶紧往山上去,不知道齐锦棠今天的纸条上会讲什么事儿。

    她一路思忖着一路走得漫不经心,这条路每天往来早就熟得连哪里有石头会绊脚都一清二楚,就哼着歌蹦跳着往上走。

    谁知刚上了最后的一段儿土坡,就见那树下站着个绛紫色衣袍的少年,正浅笑地看着自己,赫然就是多日不见的齐锦棠。

    “锦棠哥”荷花惊喜地跑上去,然后又懊恼地说,“你昨个儿咋不说今天能出来,若是说了我就早些过来了,你等了好久了吧?主要是我大姑从外地回来,不然我每日都是吃过晌午饭就来的,哎呀,咋就今天这么不凑巧呢”【文昌书院每天最快更新】

    齐锦棠笑着听荷花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才拍拍她的后背说:“说那么急干啥,我又不是马上就走,我昨个儿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出来,上午的时候我娘带我妹妹去外祖母家,我这才得空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荷花心道我就知道,齐夫人若是在家,肯定不会让他出门的,“你这些天在家里关着闷坏了吧?”

    齐锦棠闻言忍俊不禁,笑着问:“那你想我没?”

    荷花煞有介事地骨碌着眼睛想想道:“我可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想你……”然后在齐锦棠眸子里露出得意的神色之后又道,“想你想得都快想不起来了”

    齐锦棠闻言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是荷花在耍他,不禁伸手假装要咯吱她道:“好你个小丫头片子,几天不见长本事了是不是,看我怎么收拾你。”

    荷花哈哈笑着跳起来躲开道:“我这还不是好心,怕你天天在家读书都把脑子读傻了,所以就逗你开心一下嘛”

    “你就是个万年有理是不是?”齐锦棠跟她笑闹了一阵,伸手拉着她坐下道:“把最近学的字都写来我看,看你都记住没有。”

    “你倒是很尽忠职守。”荷花吐吐舌头,不过还是乖乖地摸出石头,低头一看平时写字的那块地又被平整过了,最近肆虐的杂草也都被清理干净,想来应该是齐锦棠刚才做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以为你以后都没法出来,所以就也没清理过这儿。”

    “不碍事的。”齐锦棠见她神情认真地低头写字,脸颊因为刚才的笑闹微微涨红,几缕碎发贴在汗湿的额头上,鼻尖还挂着细密的汗珠。忍不住从袖中抽出手帕帮她揩去汗珠,见她抬头看自己,讪讪地把手帕塞到她的手里道:“一脸的汗赶紧擦擦吧,这会儿还不到夏天,看吹了风回去闹病。”

    【文昌书院每天最快更新】“我哪有那么娇贵。”荷花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用手帕细细地擦净了小脸儿,闻到那手帕上只有皂角的清香味道,并没有什么浓烈的熏香气味,不知怎么想的忽然问:“你平时都不用熏香吗?那天你母亲去我家的时候,我闻到她身上可香呢”

    没想到齐锦棠闻言却是脸色一变,非常大声地问:“我娘去过你家?”

    荷花被他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主要是离着太近,震得耳朵生疼,赶紧抬手捂住道:“咋了,你不知道吗?”

    “嗯,我不知道”齐锦棠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把荷花的手从耳朵上扯下来,恢复了正常的声音问,“我娘去你家干嘛?都说啥了?”

    “哦,也没啥,她就是说知道我受伤了,给我送了药去,而且还送了两块尺头说给我裁衣裳,也没说啥别的。”荷花隐去了齐夫人最后说帮齐锦棠转达的话,她不想让自己像个背后打小报告的人。

    齐锦棠的神色稍稍缓和,见荷花表情异样,忙解释道:“我娘倒是跟我说了给你送药,不过我以为是她打法人去送的,没想到是自个儿去的,她回来也没跟我提过,所以你一说把我吓了一跳。”

    两个人撇开这个话题不谈,又说了会儿闲话,荷花觉得都没说多一会儿,天色居然就渐渐地暗了下来,她不禁有些丧气,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个能说得来的人,不用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可以随意地说出自己的想法,对方既不会笑自己,也不会嗤之以鼻,而是不管她说什么都挂着浅笑认真地听,就好像她说得都是金科玉律,不应该错过一个字似的。

    齐锦棠不来的那些日子,她还没有多少感觉,但是这回小别重逢,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需要有一个人能够安静又认真地听自己说话,而对于明天又要开始的传纸条是多么的郁闷。

    齐锦棠抬眼看看天色,起身扑打了身上的草屑,拉起荷花道:“天黑了,我送你回家,不然你爹娘该担心了。”

    “哦……”荷花拉着他的手起身,由着他帮自己扑打衣服,拖着长声不情不愿地应道。

    “傻丫头”齐锦棠见她这样笑道,“我娘要在外祖家住三天才回来,明天你吃了饭早些过来”

    【文昌书院每天最快更新】=======》《=====章推的分割线=====》《=======

    给亲们推荐一本比较个性的修仙文,正月初四MM的《仙本纯良》,女主真性情不圣母,思维方式现实不自欺欺人,但也不是冷血无情,喜欢的亲可以去看看。

    简介:身为修仙界的“败类”,我想说:其实我是个纯良的人,真的
欢田喜地最新章节http://www.8yidc.com/huantianxid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重生在顺治末年冠盖满京华武逆神医高手在都市都市俗医误入官场官道无疆官门超级黄金手斩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