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玖玖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当暴君最新章节

南洋 第五百六十一章 接着坑藩王

回到明朝当暴君 | 作者:天煌贵胄 | 更新时间:2019-01-11 02:16:46
推荐阅读:权力巅峰一品江山校园全能高手醉枕江山吞噬苍穹大宋的智慧无尽武装带着农场混异界流氓艳遇记剑道独尊
    一头被养了二百多年,将近三百年的猪是什么?

    当然,猪还是猪,不会突变成为天篷元帅。

    但是再蠢的猪,养上个三百年都会变得聪明起来,不信的话,可以找一头猪养上三百年试试。

    大明的藩王们就是这些被养了三百年的猪。

    对于崇祯皇帝一次性召见了十个藩王,代王,齐王,珉王,肃王,这四个开国之时就已经分封了的藩王为主,加上其他五个杂鱼的小王,就凑成了一支十个王爷组成的强大队伍。

    或者说,十头肥猪。

    在这些藩王走完正常的觐见流程之后,崇祯皇帝就直接吩咐王承恩准备好一副巨大的地图,摊开在桌子上,笑道:“来,咱们都是一家人,各位王叔,王兄,都看着挑!”

    代王朱彝悄然看了刚刚被复了齐王爵的朱雅桐以及其他几个藩王,当下便躬身道:“启奏陛下,臣愚昧,惟望陛下替臣择一地而封之。”

    其他几个藩王一见代王朱彝这般说法,一时间皆是躬身道:“惟望陛下替臣等做主!”

    崇祯皇帝呵呵笑了笑,也不再推辞,而是直接走到了地图之前看了起来。

    代王朱彝这家伙是个聪明人啊,把这个问题推到了朕的头上来,选的好也就算了,若是随便指派一个封地给他,天下人说不定会怎么看待朕呢。

    但是,任凭你再怎么聪明,却漏算了一个问题吧?

    看了半天地图的崇祯皇帝指着巴达维亚以西靠海的一块地方道:“代王兄看这里,巴达维亚总督府治地以西,临海,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朱彝心中苦涩难当,知道自己这下子是得罪了这个小心眼的崇祯皇帝了,只得无奈的躬身道:“臣谢陛下天恩!”

    崇祯皇帝呵呵笑了笑,又指着地图对其他藩王们道:“这里,巴达维亚以南,同样是块临海的好地方,归齐王;这里,巴达维亚西南,归珉王,东南之地归肃王。”

    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十个藩王的地方都被崇祯皇帝给指派了出去。

    除去代王外,其余九个藩王的封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临海。

    其他九个藩王别管大小,都记恨上了代王朱彝让你丫作,你他娘的把锅甩给皇帝,现在落得个什么下场?

    理论上来说,靠海的封地绝对是好地方,如果把这个地区换成大明来说的话就更是如此了。

    甚至于朝鲜和琉球,甚至于台湾这些地方也是一样的,靠海的封地要比内陆的封地好处多。

    最起码,光是海商税收还有数不尽的渔业资源就绝不是内陆封地能比的。

    但是这一次的封地是什么地方?

    爪哇,吕宋,巴达维亚,满者伯夷这些地方,但是凡是靠海的地方全部都当成封地,拿出来分封给大家伙儿了。

    先不提这些地方就没有一个是正常的港口位置,光是要担心以后那些佛朗机蛮子们来报复就足够让人恶心的了。

    也就是说,大家伙儿到了新的封地之后第一件事情不用干别的,马上把沿海的海防弄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其次。

    如果不是朱彝这个混账东西刚才自做聪明想要让崇祯皇帝指个好的地方,大家伙儿还能自己选一个差不多的,这下子好了,全部都是这样儿的。

    在场的藩王们心中一边暗骂朱彝,一边合计着这皇帝也确实够可以的让他帮忙指派封地的目的就是弄块儿好的,没曾想真就把这些恶心人的地方指给了自己。

    无视了这十个藩王们带着无尽怨念的眼神,崇祯皇帝心中简直大笑不已。

    别说朕没给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放弃了并且要求朕替你们指派的,这个可怪不得朕。

    而且藩王嘛,依大明祖制,藩王的作用就是拱卫朝廷,这些海疆不封给你们,难道要朕自己花银子来搞海防?

    朕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开口道:“几位王叔王兄要出海就藩,这国内的封地么,朕给留着,收益也如数送到几位王叔王兄的手里,可好?”

    朱彝闻言,心中一突,赶忙躬身道:“启奏陛下,臣出海就藩,对于国内的封地实在是有心无力,请陛下收!”

    崇祯皇帝呵呵笑道:“代王兄这是怎么说的?区区一块封地而已,朕难道还能不舍得?”

    朱彝闻言,干脆跪地道:“启奏陛下,臣属实无心管理国内封地,愿依太祖高皇帝之制拱卫我大明,就藩于海外,请陛下收臣国内封地!”

    其他几个藩王见代王朱彝这般作态,只是简单的一想就明白过来是怎么事儿了。

    如果不是这狗皇帝盯上了大家伙儿的封地,还指望着他给大家置换到海外?

    就算是置换了,不把国内的封地交出来,大家能落下个好儿?以后小鞋得穿多少?

    对面十个一起跪倒在地的藩王,崇祯皇帝叹息道:“诸位王叔王兄这是干什么?区区一些封地而已,又何必如此?”

    崇祯皇帝越是不收国内的封地,朱彝等人的心中就越是不安。

    想到之前藩王们私下流传的那些关于朱聿键等人的传闻,朱彝干脆咬咬牙,从怀中掏出一叠的崇祯宝钞,开口道:“启奏陛下,前番我大明东海舰队与南海平定爪哇与吕宋等地,臣无以为贺,愿献白银五百万两以劳军!”

    崇祯皇帝呵呵笑道:“代王兄心意如此厚重,朕怎么好意思拒绝?朕先替舰队的将士们谢过代王兄了。”

    说完之后,崇祯皇帝就吩咐王承恩道:“承恩呐,记下来,把诸位王叔王兄们进的犒军银子如数发下去,让锦衣卫和东厂的人亲自去办这事儿,中间不许有人上下其手,记下了?”

    崇祯皇帝收银子收的很痛快,下面的十个藩王可就是心都在滴血了。

    以代王为首的这四个开国之时就已经册封的藩王每人五百万两,剩下的六个杂鱼藩王每人一百万两,合计白银两千六百万两。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没了,还他娘的得对打劫了自己等人的崇祯皇帝千恩万谢。

    上哪儿说理去!

    等到十个藩王退去之后,崇祯皇帝才吩咐道:“去皇后那里。”

    正在与其他几个妃子们闲聊的周皇后一见崇祯皇帝容光满面的样子,就笑道:“今儿个可是有什么开心的事儿?”

    崇祯皇帝笑道:“当然,代王兄他们有感于舰队将士们远征海外,特地进献了两千六百万两白银以劳军,朕这心里高兴啊。”

    挥挥手,让皇后与其他几个妃子都坐下之后,崇祯皇帝才呵呵笑着道:“承恩呐,吩咐御膳房,朕今儿个在皇后这里用午膳,让御膳房多加几个菜。”

    想了想,崇祯皇帝又接着道:“依着娘娘们的娘家之所在,各加一道当地的菜式吧。”

    王承恩领命退下之后,崇祯皇帝才斜斜的靠在了榻子上,笑道:“朕这心里啊,舒坦。”

    周皇后掩嘴笑道:“陛下心里是舒坦了,几位王叔王兄心里未必就舒坦了吧?”

    崇祯皇帝笑道:“且随他们去吧,身为大明的藩王,不替大明尽心尽力,又凭什么享受大明给他们的好处?”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已经算是个终结了,再往下的话题也没办法说了后宫不得干政的祖制在那儿摆着呢,周皇后关心一下自家的叔伯兄弟没问题,再多也就有干政之嫌了。

    崇祯皇帝眼尖,见周皇后等人身后各自有着一个刺绣绷子,便笑道:“绣着什么呢?且拿来给朕瞧瞧?”

    周皇后呸了一声道:“都是些女儿家的东西,陛下何时对这些感兴趣了?”

    崇祯皇帝呵呵笑道:“朕也好奇啊,想看看皇后和几位爱妃都能绣出些什么花样儿来。”

    周皇后无奈,只得使了个眼色,将几个绣花绷子递到了崇祯皇帝跟前。

    “好,这上面的鸳鸯绣的好看,定然是皇后的手笔。嗯,这上面的两头小老虎虎头虎脑的,定然是田妃的手笔了?”

    崇祯皇帝拿起来靠前面的两个绣花绷子点评了一番后,接着拿出来的绣花绷子让崇祯皇帝差点儿把肚皮笑道:“婉妃绣的这两只猫儿还挺可爱的嘛!”

    两只龇牙咧嘴的奇怪生物说老虎不像老虎,说猫也有些勉强,崇祯皇帝只得把这两个生物当成猫来评判了。

    完颜玉卓闻言,哼了一声,跺脚道:“陛下偏心!明明是两只小老虎才对!”

    崇祯皇帝笑道:“好,好,小老虎还不成么。”

    等到完颜玉卓转嗔为喜了,崇祯皇帝才笑道:“燝儿今年已经七岁了吧?”

    完颜玉卓心中一突,强笑道:“是,已经七岁了。”

    崇祯皇帝嗯了一声道:“朕头安排人,带燝儿去幼军就学吧。”

    完颜玉卓没有开口说话,周皇后却开口道:“陛下,燝儿还小,现在就去幼军,未免太早了些?连教导燝儿的那些夫子也说燝儿天生陪慧,理应多读才是。”

    崇祯皇帝笑道:“朕的儿子,朕也心疼,可是正因为心疼,才让他去幼军中学习。”

    顿了顿,崇祯皇帝又接着道:“寡人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寡人未尝知哀也,未尝知忧也,未尝知劳也,未尝知惧也,未尝知危也。

    这鲁哀公的话,皇后想必是知道的。天家子弟成长于深宫,不知民间疾苦,不知百姓生活,与蠡虫何异?

    燝儿是朕的孩子,钦定的辽王,不知如何为人,不知如何为君,如何为一国之主?国中丞相与太尉说什么便是什么?”

    周皇后道:“妾身也知是为了燝儿好,只是燝儿尚且年幼,于宫中开蒙也就是了,不若再等上几年?若燝儿已经十二三岁,陛下此议,妾身定然遵从?”

    崇祯皇帝却望着完颜玉卓道:“玉卓,你的想法如何?可以跟朕说说,今儿个没有旁人,都是一家人。”

    完颜玉卓迟疑了半晌,才咬牙道:“妾身愿意听从陛下安排!”

    完颜玉卓虽然性子娇憨,却不代表是个傻子自己的娘家身份在那儿摆着,自己的儿子朱慈燝皇长子的身份也在那儿摆着,崇祯皇帝的安排可以说是真正的替孩子考虑。

    身为皇长子,天生就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哪怕是他的娘亲是一个外族母以子贵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与其一直留在宫中,倒不如早早的出宫就学,也算是对孩子的一种保护。

    至于周皇后担心的燝儿还小这个问题,完颜玉卓倒是不太担心辽东草原上,比这小的孩子也要开始学习牧羊跟骑射了。

    崇祯皇帝看着气鼓鼓的周皇后还想再说些什么,就笑着摆了摆手道:“皇后莫急,朕的意思是先让孩子出宫跟着学习,可也没说出宫之后就不来了吧?

    这样吧,以后凡是满了七岁的孩子,上午在宫中就学,下午去幼军之中学习骑射,这总可以了吧?

    再说了,就算是去了幼军,也有锦衣卫的暗中保护,出不了差子。”

    周皇后怒冲冲的道:“信王当真心狠如斯!”

    崇祯皇帝闻言,也是无语至极。

    周皇后哪儿都好,就是一急眼就直呼信王皇帝不能骂,信王还不能骂了?

    讪讪的笑了一声后,崇祯皇帝才开口道:“朕也不想如此,但是朕的儿子可以出些像刘据和李承乾那样儿的,却不能出李佑,李愔还有司马衷那样儿的。

    皇后能如此对待燝儿,朕的心里也高兴,说明朕的后宫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朕糟心。

    但是慈母多败儿的道理,皇后想必也是明白的。欲戴王冠,必先承其重,燝儿以后是辽王,这些苦也是他该吃的,除非他愿意以后做一个庶人!”

    崇祯皇帝斩钉截铁的话让坤宁宫里的气氛冷了下来。

    道理谁都懂,可是真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又有几个人愿意接受?

    谁也没想到崇祯皇帝会突然之间就冒出来这么一个举措,而且是针对自己的孩子。
回到明朝当暴君最新章节http://www.8yidc.com/huidaomingchaodangbaoj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流氓艳遇记剑道独尊我的军阀生涯无尽丹田唐门高手在异世决战朝鲜调教太平洋校花的贴身高手大周皇族无尽剑装